關於部落格
  • 11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北市長候選人郝龍斌 志在超越扁與馬 2006.02.14

************************************************* 全文 ************************************************* 郝遠景 超越父親與扁馬 【中時電子報人物專訪】 郝龍斌出征 藍綠要打一場環保戰 "郝"孩子談遠景 志在超越扁、馬與郝柏村 郝龍斌 志在超越扁與馬 95.02.14【郝龍斌-中時郭至楨】 郝龍斌披黃旗闖入綠營任環保署長,打破藍綠不可共治魔咒。現在”郝孩子”將要角逐台北市長大位,與對手打一場環保戰,為自己政治生命開創新局。...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Moment/newfocus-index/0,3687,9502140181+0+0+120652+0,00.html 【人物專訪/郭至楨 文字整理/洪茗馨】 郝龍斌接受中時電子報總編郭至楨專訪,侃侃而談參選心路歷程。(中時電子報) 「在混沌的政治年代裡,人們需要思慮清晰、具有高度智慧的政治人物帶領民眾走出藍綠政爭的迷思。」形象清新、民調支持度一路領先的前環保署長郝龍斌,正是擁有這些特質的政治清流。 出身軍人世家,父親是前行政院長郝柏村,郝龍斌的黨政色彩一直與忠黨愛國及新黨脫不了關係。然而在郝龍斌心中,「郝柏村」這三個字,卻像某種政治符號,成了郝龍斌從政最大心裡障礙。 自認生性害羞的郝龍斌,82年間一度因醫師診斷出肝癌,以為就此撒手人寰。那時,他回顧自身,36歲英年之姿,他順利當上台大教授,人生志願與大夢幾已完成,似乎再無遺憾。但猛然回頭一想,如果真的就這樣走了,別人會怎麼想他? 「郝柏村的兒子」三個字立刻浮上腦海。當下,郝龍斌第一次產生強烈感受,這樣子的人生「我豈不白活了?!」於是,原本專致研究生物化學的郝龍斌,毅然決然辭去教職,披上黃旗代表新黨參選立委,從此踏上政壇不歸路。 2001年3月,郝龍斌放棄新黨黨揆及立委頭銜,接受陳水扁總統邀約,接下環保署長職務,闖入藍綠政治天平的危險鋼索。一隻黃色小兔誤闖綠色執政的亞馬遜叢林,最後在2003年10月,面對漸行漸遠的綠色政黨,在坪林鄉民公投要求開放北宜高行控中心專用道為一般交流道,與環評衝擊兩股政治勢力夾殺下,郝龍斌被迫黯然下台,自動請辭環保署長一職。 將近2年7個月的任期,郝龍斌打破了藍綠不可共治的魔咒,在任內走遍台灣各地基層角落,處理大大小小環保問題,諸如二仁溪溪水整治、阿瑪斯號貨輪污染事件等,甚至還曾一度為了南投縣草屯鎮北勢湳垃圾場的動工,親自下鄉坐鎮垃圾場協調抗爭。 郝龍斌任內幾項政績,包括取消寶特瓶回收獎勵金、為北基垃圾協議案背書見證、以及2002年7月1日起,限用購物塑膠袋政策,都達到成功減量目標。 2005年年終,郝龍斌宣布投入2006年底台北市長選戰,為自己的政治生涯重新啟動另一戰線。他發願打造台北成為國際都市,規畫新台北市政藍圖,讓市民參與建設政策,他說,他若有機會當選台北市長,第一件事就是要整治淡水河,把這條河流清乾淨,讓它不再惡臭難聞,市民可以重回兒時捉魚美景。 面對藍綠眾多角逐者左右夾擊,郝龍斌自己認為,他的民代基礎與行政資歷將是優勢,他不怕與對手競爭,只怕惡質選舉文化再現,他希望國、親兩黨領導人應該好好協商出一套機制,助泛藍團結贏得選戰。郝龍斌說,如果他有機會和沈富雄分別代表藍綠陣營一起競爭,他相信那將是一場「君子之爭」,也將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環保大戰」,因為,他們的選舉會讓選風更乾淨。 以下為專訪詳細內容 郭: 你曾說擔任台大學者單純輕鬆,對政治不是用政治人的角度去看政治,後來進了立院發覺學者角度與政治人物是兩回事? 郝: 不只學者與政治人物角度是兩回事,甚至一個學者與一般從事行政、從事立法或作一些工作時,角度也不一樣,心態是要調整的。 郭: 你了解國家利益、黨的利益要優先於個人利益,後來發現不是那麼回事,有很多私人利益都會凌駕這些層面的因素? 郝: 一個好的政治人物或是一個好的公民應依以多數人利益為依歸,但在政治圈,很多時候黨派利益、國家利益是會被犧牲掉的。 郭: 你在任內推動很多重要環保政策,後來基於理念不合離開崗位,如今重披戰袍為更大多數人服務,你對政治環境有何期許? 郝: 我對政治環境一直都不是很滿意。這麼多年走下來,對台灣的政治環境愈來愈不滿意。我在紅十字會接觸到的一般民眾雖有黨派、政治理念、意識型態不同、族群之間差異,卻不是像媒體或立院所看到的那麼對立,台灣民眾其實充滿愛、關懷、希望,我非常期盼台灣的政治環境將來朝一個好的方向走。 我們不要低估了選民的水準,民眾眼睛是雪亮的。這由最近幾次選舉就可看出,過去劣弊趨逐良弊的現象愈來愈更少,政治人物只靠作秀、嘩眾取寵獲得選民認同愈來愈難,或用買票不正當方式爭取勝選,這些現象都在慢慢改善。 郭: 從去年三合一選舉看到選民要投出自己主張跟自己選擇,但以前談到選舉就是藍綠對決或廝殺,你在紅十字會任內看到台灣人民善良可愛熱誠一面,但若談到政治這些因素會不會轉換? 郝: 你說一個人的意識會不會改變?不會,原來支持藍的人會不會因這些改變支持綠的?有可能,但比例不高。民主政治每個人有其政治理念、意識型態積極幫助支持的候選人參選勝利,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民主政治本來就是政黨輪替、執政在野互相監督制衡,但關鍵在於你支持一個候選人,卻絕不會支持他到完全不分是非。 郭: 但某些層面過去真的還是有這樣的人? 郝: 這就是為什麼當初我當完環保署長最後辭職,為政策負責下台離開。當時我對整個台灣政治環境很失望,所以我離開,大家勸我選立委我沒有選,我覺得沒有意義,今天若是為了選舉沒有是非,這個政治已沒有希望了。 我離開後馬上就是總統大選,民進黨用公投綁大選,甚至包括很多政府經過立院通過的法案他都不打算尊重,那更不要講有沒有是非,當然是沒有是非。 民進黨用公投綁大選,公投法與環評法衝突,任何一個法都不能夠回溯既往,但他要回溯環評法既往,等於把環署基本的成立價值精神都丟了,衝擊到執政價值核心,所以我非離開不可。 郭: 你怎麼看選舉惡鬥? 郝: 幾乎選舉到了最後一周,所有候選人都會被抹黑成,不是貪官土匪,就是色狼,不然就是黑道,要不然就是與中共有關同路人,不然就是同性戀,如果這五個都不是,你大概就是快剉了。 包括我父親與選舉根本沒有關係,卻拿了拉法葉來抹黑他,但抹黑也是選完就沒了,台灣的選民是有水準的,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選舉不是比爛,而是比好,選民與政治人物應該有的心態應該是,在選舉投完那一刻就該握手言和,應該想到以後如何合作下去。 郭: 回到台北市長選舉,北市藍綠比六四,幾乎可說國民黨初選出來的候選人,意謂著台北市長人選呼之欲出,你覺得這推論合不合理? 郝: 我個人不同意六四比,民進黨應是三成到三成五之間,國民黨佔四成五,藍軍在北市確實佔優勢,比較好選,但有百分之廿是中間選民,,意識型態及政治認知不是那麼強烈。 候選人從藍軍出來,先天上營養充分,勝選機會大,但綠軍若能爭取到大部分中間選民,並不是沒勝選機會,關鍵就在這百分之廿。 郭: 這次出來參選,你是因在環保署署長任內對自己的行事堅持,但更多人看郝龍斌,會認為你是郝柏村的兒子,這是你參選因素之一? 郝: 這可能是我的心理障礙之一,但不是我參選的因素。每當人家提起我父親,我自己都會覺得不自在,因為我本性是個很害羞的人。 我會出來選立委,是因82年生了病,肝上面長了一個動脈瘤,那時醫師檢驗結果以為是肝癌。那時我36歲,是台大教授,我自已在想,若我真正救不回來要走,我這人生值不值得? 我人生只有一個志願,就是想做台大教授,我做到了,人生好像過得還不錯,教書教得還可以,研究做得還好,那如果真正走了,頭先覺得還不錯,如果真正走了人家會想,我是什麼?馬上腦袋裡「郝柏村的兒子」三個字冒出來,那我這人生不是白活了?!後來診斷不是肝癌,一個以為你曾經要死的人,就會想你要怎麼走下去。 差不多在同一時候,紅十字會陳長文邀我去做義工,我看到水上志工寒暑假守在河邊等著救人,我體驗到要過有意義的人生不是賺了很多錢,不是做了很高職位,而是這輩子你真正去救過一個人,所以我出來參政。 郭: 你當初為什麼由國民黨出來,用新黨選立委,然後再進民進黨去當環保署長,有什麼考量? 郝: 當初在國黨參加初選,那時國民黨幾乎是黑金結構,我不是很認同。那時新黨剛出來,主動邀我加入,新黨講的是清廉專業,所以我加入新黨參選。後來民進黨又來邀,陳水扁公開對外說兩岸關係是重要施政方向,強調四不一沒有,族群融合也是重要施政重要方向,當時我想如果我來做,環保署會更好。 所以我提出四個條件,我的國家認同統獨問題不會改變、我只替新黨助選、我支持核四、我是以個人名義加入政府不是黨對黨,陳水扁都同意,所以我就入閣了。 郭: 你跟扁談到統獨意識、統獨問題,你父親對你的入閣就有何看法? 郝: 他只問了一個問題,如果民進黨主張台獨你會不會辭職?我說那當然會。那如果在行政院民進黨討論要走向台獨,你敢不敢站起來發言或明確表示反對?我當然敢。我父親便說,那你既然敢,你要去就去。 郭: 許多政治人物談到台獨都會說交給2300百萬人決定,你怎麼看台灣的未來? 郝: 台灣跟大陸合而為一最好,但現階段不要急到來決定,更重要的台灣是統是獨,我覺得台灣內部民眾不值得為此彼此對立、劍拔弩張,現在最重要是維持一個和平穩定兩岸關係,我們台灣才能生存發展。 郭: 馬上要面臨台北市長初選,你現在民調非常高,但其他人有些優勢及背景,如蔣孝嚴、葉金川等,這麼多人你怎麼看第一波初選的優劣敗勢? 郝: 人多是好事,好的人願意出來這是好事。每個人各有他的優劣,各自積極爭取黨員或民眾認同,透過民主機制公平競爭產生候選人,這也減少黨內爭議跟摩?。 郭: 你覺得你的個人優勢在那裡? 郝: 我做過民意代表、行政官員,我在這兩崗位都做過一些事,也做得還可以。事實上,當初人家告訴我民調第一,我自己都不相信,直到去年十一月我才比較嚴肅去想要不要選。 我後來出來選是因我的民調高,但我知道這中間將有很多波折,而我願意接受考驗。 郭: 你怎麼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要參選,泛藍整合的問題? 郝: 現在一般泛藍民眾都希望泛藍團結,這是所有泛藍支持者共同願望。我認為泛藍領導人包括馬、宋都應該坐下來,好好協商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機制,只要是協調出來的結果,既然我是個黨員,我統統尊重。 郭: 你是指協商一起來參加黨內初選?還是協商不要選? 郝: 這要看國親高層怎麼協商,但大家要記得一件事情,泛藍團結是所有泛藍支持者共同的期盼,如果協商不出來,將會讓泛藍選民很失望。 郭: 面臨綠營目前台面上唯一對手沈富雄,如果未來形勢上你將與他競爭,你認為你們彼此各自優劣在那? 郝: 把沈委員當做假想敵,現在還言之過早,我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立院合作過很多事,我清楚知道他反應很快,理念也很清楚,對他的人格非常肯定。 萬一有天要跟他競爭,如果對手是他,這絕對是一場君子之爭,他也曾說如果是我們兩人競選,絕對可以選的非常環保,而且非常乾淨,將是一場正面選舉,這是可以預期的。 郭: 你怎麼看台北這城市? 郝: 台北市要讓它成為台北市民的驕傲,成為台灣榜樣,甚至亞洲的模範,就要把台北市變成一個國際都市。現在因為交通發達,人跟人之間距離非常短,要想辦去把這些人才留在台北。好的人願意住在台北,將來發展就非常容易,對於要把台北市國際化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郭: 台北經歷兩黨不同經營者,回顧過去北市近十幾年發展你怎麼看? 郝: 北市過去這二、三十年歷任台北市長,對台北市都有很大貢獻,這是為什麼台北是台灣首善之區,尤其是前兩任市長陳水扁、馬英九,真的是做的很好,所以後來人沒有到那水準,你很容易會被比下去,這也是我當初心裡的障礙與掙扎。但我現在願意出來挑戰。 而且好還可以更好,每個人主政有其遠景方向及主政風格,所以換一個人施政優先順序就會改變,發展就會不同。我覺得我們要讓北市變成國際化都市,要有文化特色,這中間有很多可以再努力的方向。 如果我是台北市長我要讓住在北市的市民,食衣住行方便,生命財產很安全,公安設施、防災設施要做得好,另外很重要的是,小時候你可以在淡水河捉魚,現在淡水河根不可能捉魚,還會聞到臭味,將來我希望把淡水河治好,成為台北市民可親近的河川,把這條河流搞乾淨。 郭: 你未來若接任台北市長,你準備把台北市帶向一個什麼樣的都市? 郝: 這就是所謂遠景跟方向,我希望把台北市變成國際化都市,讓世界從台北看到台灣,將來會有大型公共建設,譬如河川整治、體育設施會有文化特色等,例如像巴黎;將來有些政策就是要讓民眾積極參與,一起來把這城市建設更好。 如果我有機會入主台北市,我期盼能跟台北市民能有共同遠景,與台北市民共同一起來打拼。 郭: 你離開政壇這麼久民調還是這麼高,表示形象受肯定,某些層面也像陳水扁、馬英九被套上政治明星光環,你覺得好或不好? 郝: 我是一個政治人物這不容否認,不過我想我離政治明星還很遠。 民調高讓我願意參選,這對我是個激勵也是個警惕,你看陳水扁過去民調高有百分之八十支持度,現在剩下百分之十。所以應該把民調變成民眾的支持,所以還是要真正做一點事情。隨著選戰開始,我想我會被檢驗,衝突更多,我的民調會下來,但我既然準備要作台北市長候選人,我就會全力以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