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tisfree

關於部落格
  • 11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高智晟:流氓的力量—即中国政府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90天第91天

在中国,抗击强权风险甚大。我进北京后,买了两套房,其中一套出租,以备不测时夫人孩子度命。最近,与我签了两年租赁合同的人不断收到公安流氓的骚扰,被迫搬走,房子被闲置。 我的侄子在部队当兵,他将包括行贿在内的转志愿兵的所有关节都以打通,一日,突然有领导找他亲切谈话曰:你有个叔叔叫高智晟吗?答曰:是的。于是他被宣布退出现役回家。另一个侄子,则是打通了入伍的各种关节后被突然阻断。我带他来北京打工,结果雇用他的老板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强制盘问了十几个小时。 春节期间,夫人回到在新疆的父母身边过节,其全家被当地公安机关查了个底朝天。春节回老家位母亲守孝期间,当地公安对我祖上数辈的"情况"进行了持续的、耐心的详细调查。春节前,有关部门在我20 年前打工的地方,针对我当时的表现进行了大规模的盘查。此前,他们在全国范围内调查了我作律师以来所有的律师手续提供情况,并在新疆乌鲁木齐进行了长时间的调查,旨在查清"高智晟律师是怎样从一个律师变成了不听党的话的坏分子的"。 2 月 15日,我的三名工作人员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绑架,至今仍有一人下落不明,另有两人被无限期软禁,以逼迫他们离开我。 2月 16日,中国切断我的家庭电话、办公室电话、传真和电脑网络,从17 日起改为所有的电话和电脑网络每1-2 分钟切断一次;手机、小灵通每天有2/3的时间无法接通;对我全家的迫害已经升级。 2 月17日,两名北京市民先后作为志愿者准备帮我打字,被守候在门口的秘密警察帮贾志派出所盘问。 2 月18日,又有两名北京市民先后作为志愿者准备帮忙,同样遭到被守候在门口的秘密警察绑架。其中白发苍苍的马杰民老人花了几个小时赶过来帮我打字,被秘密警察粗暴地架走。 最近包括范亚峰、许志永、滕彪博士等国内著名维权人士以及所有与我保持私人关系者,都遭到了党的干部的谈话,被警告不得与高智晟往来。 …… 最近两天对我全家的跟踪是更加的下流和荒诞。 可以看得出,只要我一家还能勉强地活下去,策划上述这一切的领导同志就会狂躁不安。我们的存在本身对领导同志而言是一件怪残酷的事儿。 2006 年2月 18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