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tisfree

關於部落格
  • 11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6-04-03 馬扁會談摘要

這次在美國訪問見了許多人,我們談到許多問題:第一、台灣未來方面,我們堅持台灣應該要維持現狀。兩岸方面:五不,就是陳總統所提出的四不一沒有。五要:第一、兩岸在九二共識上恢復協商,第二、兩岸建立互信機制,第三、兩岸經貿正常化,第四、兩岸在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空間上,有活路模式,第五,大幅擴張兩岸交流,台灣願意承認大陸學歷。目的是在兩岸之間尋求和平與繁榮,最後達到民主與均富。 和平、繁榮、民主、均富,就是我們堅持的價值。中華民國在亞太地區的角色,應該是和平製造者的角色,是負責任的和平製造者,在這個區域內承擔穩定的責任。兩岸如果可以和解,對美國在台海地區的角色比較容易扮演。我們提出來之後,基本上,都獲得肯定。懷疑的聲音占少數。 可是,美國人也憂心台灣的對立很嚴重,國家認同差距也很大。可是,美國在台協會丁大衛主席提出勸告:兩千三百萬人在同一艘船上,可是大家划得方向不一樣,導致船在原地打轉。這是為什麼我們一定要促進朝野的對話,如陳總統講的一樣,大家都有共同的利益。 不要再延續內鬥與內耗,繼續下去,國外的人也不知道要怎樣幫我們。不僅國外,國內的民眾也一樣有這種想法。統獨休兵,不要再炒作這些議題,趕緊關心經濟與民生,人民不能再等了。 台灣在看,世界在看,大陸也在看。 我給陳總統的建議:第一、捍衛中華民國,陳總統就職的時候,都是在國父遺像、中華民國國旗前宣誓,誓詞也是憲法制定。陳總統誓言遵守的憲法,就是中華民國憲法,宣誓保衛的國家,就是中華民國。兩次在全國人民莊嚴的宣誓,我因此非常尊敬您是中華民國的陳總統。我每次一定都稱呼您為陳總統。陳總統的四不一沒有的保證,美國表示肯定與支持,中共也沒有馬上嚴厲批評。我也對中共方面也說過,陳總統能夠做這樣的保證,已經非常不容易了,不要逢扁必反。中華民國憲法是拉近朝野的重要依據。 -------------- 眾所矚目的扁馬會3日登場,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中)與總統陳水扁對談後,在總統府副秘書長卓榮泰(右)等人的陪同下步出總統府,離去前更與陪同的人員握手致意後才搭車離開。(陳信翰攝) --------------- 最近還有一件小事,就是終統事件之後,美國國務院在網站上,稱陳總統直呼名諱,我當時立刻表示抗議。我們一定要捍衛中華民國總統的尊嚴。我樂觀的相信,朝野一定也在這方面有共識。事實上,總統所屬的民進黨,曾經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為了台灣的尊嚴,我們一定要捍衛中華民國。 第二、關於九二共識。這是朝野合作、推動兩岸協商的關鍵。我們認為一方面要恢復兩岸復談,化解兩岸對立。首先,我們認定大陸雖然是威脅、但是也是機會。我們是不是可以來考慮:大家恢復的九二共識,香港會談當時是我規劃、並且督導的。當時的代表都接受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同意共自表述。雙方的立場認知不一樣,但是不否定各自表述的方式。互不否定不代表一定要相互接受。只要互不否定,就有求同存異的空間。去年連前主席也確定這點。陳總統您本人在2000年的時候都有表示過,新政府願意接受「一中各表」的共識。 台灣的朝野如果可以以捍衛中華民國為前提,以九二共識為原則,恢復與對岸的對話。雖然中共威脅日增,但是我們仍然可以化消極為積極,轉變情勢。過去春節包機開始之前,也是問題重重,但是愈來愈好。國民黨跑第一棒、北京跑第二棒、民進黨跑第三棒、民眾跑第四棒。春節包機就這樣成功了。 另外兩岸合作的面向除了包機之外,還有其他。我們現在外資(FDI)與民間投資都是空前的低。 我之前有提到在我訪美的時候提出「五要」,大家問,中共會不會同意?其實,前四項已經在去年連胡會已經談好了,第五要,現在也沒有什麼問題了。關於國際空間的方面,我們可以設定空間,同時鄭重勸告北京尊重台灣應有的國際空間。 簡單的結論:趨吉避凶、邁向雙贏。台灣這條船過去遭遇不少的驚濤駭浪,大家都希望不要撞上暗礁,不要翻船。我們認為:第一、捍衛中華民國、尊重中華民國憲法。「趨吉」就是用九二共識,恢復與對岸協商,並且儘快開放中國大陸觀光客來台灣,並且讓台灣的農產品進入大陸。開創兩岸雙贏的局面。 這些都是我在回台灣的路上,在飛機上思考出來的,我非常完整的向陳總統分享與建議。 陳:再次感謝馬主席的心得,向本人提出說明。其中也有很多具體的說明。我由衷的感謝。 我肯定朝野政黨不應該再惡鬥,應該在經濟、民生方面凝聚共識,甚至對於敏感、分歧的問題求同存異。這個方向,憂國憂民,一切為了台灣、人民、我們共同的未來,這點絕對是沒有朝野、黨派之分。本人對於馬主席的基本思惟與重大方向,其實沒有太大的歧見。 其實在五、六年前,我剛接任總統不久,最主要的也是希望凝聚共識。特別是最棘手的兩岸議題、中國政策。當時我倡議,是否應該推動跨黨派兩岸小組。我一直認為,如果沒有全民共識,政府再有能耐,若沒有在野政黨的配合與支持,我們很難有成果。很遺憾的,當時未在四不一沒有的基礎上有很好的成績。 我連任的就職演說中,說過推動要推動兩岸和平穩定架構,可是後來沒有成功。所以,我在想,六年前、兩年前,如果朝野領袖可以像今天一樣坐下來,今天整個局勢可能就不是這樣。 能夠有今天這樣的會面,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儘管晚了點,但是,仍然樂見與歡迎。 馬主席剛才提出五不、五要。建議阿扁捍衛中華民國憲法,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展開兩岸協商,以四不一沒有,作為維持現狀的基礎。我要指出的是,很清楚,中華民國憲法,不管你同不同意,絕對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可是,憲法也不是一成不變,李前總統就改了六次,我任內也改了一次。對於憲法修改的最後決定權,我們交給了人民。這都是台灣鞏固民主重要的里程碑。我們捍衛憲法的同時,不應該排除修改憲法的可能性。如果台灣社會夠成熟,大家都願意。現在是五權憲法,可是監察委員到現在沒有辦法行使同意權。監察院扮演的糾察彈劾不法的功能,現在沒有辦法施展。沒有監察院、監察委員,現在我們大家應該要共同來努力。 九二共識,我一直感到很奇怪。兩千年的六月、七月,我多次針對香港會談,以及有沒有九二共識,發表談話。我要坦白的講,那時候,我們剛剛接任新職務,所以,剛開始的時候,因為不察,以及相關的當事人沒有向我們說實話,所以,我們不知道,「九二共識」是不存在的。辜老也多次表示:沒有九二共識這四個字,許惠祐也表示同樣的說法。辜老在書裡面,也提到,九二共識,是蘇起提出來的新名詞,日前,他也在媒體上承認。 所以,如果不存在的東西,我們用來做基礎,這是很困難的事情。但是,雖然沒有九二共識,但是,香港九二會談是真實的。這是我為什麼說要用香港會談的共識。 辜老在《勁寒梅香》一書中提到,中共當局曾經做了表示,九二共識:雙方都堅實的共識。不是馬主席剛剛說得「一中各表」。辜老的書提到,香港會談,沒有共識。只是在會談結束前,我方建議是否可以有雙方各自以口頭各自表述,可是對方沒有同意。所以,如果還要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有困難的。我沒有要否定香港會談的精神或是推翻的意思。希望馬主席參考指正。 另外,馬主席提到,雙方在暫行架構之下簽訂和平協議。我都非常有興趣,只要對台灣有利益,我都一定會非常重視,並且願意進一步探討與研究。在過去幾年內,我與中程協議倡導人李侃如教授見過面,他也穿梭兩岸數次,我因此與他在總統府有數次見面。他提到的與馬主席談的相當類似。他告訴我:「兩岸統一」為前提,中共反對。馬主席所指出的「以中華民國存在」為前提,中共是否會同意,這個我更是不確定。 其實,對於李教授的倡議,柯林頓總統也不贊成,中共是不可靠的,誰能夠相信?柯林頓總統去年來台,也向我說過,這樣的保證,是不可靠的!他說:台灣一定要做自己,不可以接受所謂的中程協議。這個經驗,我提供給馬主席做參考。 另外,馬主席也提到四不一沒有。我非常感謝,馬主席沒有省略我的前提。其實四不一沒有不是我大選的時候提出的政見,但是,既然是我就職演說提出的,所以,我就應該要保持我的信諾。可是,我所提出的前提,現在並不存在,中共針對台灣的飛彈,每年以一百多枚的飛彈在增加。對此,我們不能裝聾作啞。中共對台動武,已經有時間表,2007、2010、2015就是三個重要的關鍵年。這個重要情資,我們非常清楚。因此,與對岸打交道的時候,這個敵意,我們一定要納入評估,不可輕忽。這是我要提給馬主席參考的地方。 四不一沒有,主要的核心價值,就是「維持現狀」。現狀的維持,不是四不一沒有,而是,對於台灣民主、自由、人權等現狀的確保,特別是對於台海和平穩定現狀的確保。如果有任何危害,就是對現狀的破壞。所以,我試著提出來,四不一沒有:台灣不應該被矮化、地方化、去政府化、去主權化,沒有一個中國的原則的問題。這是所謂的四不一沒有。 為什麼沒有「一個中國」?因為中國的一個中國就是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與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與馬主席的「一個中國」不一樣。我們的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儘管對方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這點與馬主席所提的「一中是指中華民國」不一樣。我請問:中華民國的國家主權有多大?中華民國的主權屬於誰?中華民國的國家主權難道及於外蒙古?中華民國的主權難道屬於中國大陸人口加上台灣的兩千三百萬人嗎?我們不能把台灣變成只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地方行省。一中就是中華民國,但是,國際社會、對岸所指的「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且在他們的憲法前言,就說台灣也是他們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這點我們不能接受。 我們談一中,談來談去變成兩個中國。馬主席比我更清楚,不論是兩個中國、或是一中一台,對岸都不能接受。那麼,我們怎麼能再談一中呢?這個我們要再集思廣益。 最後,關於民生,我們曾經在2004年召開過國安高層會議,裡面包括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以及擴大包機直航。非常高興,在去年我們做了,對方也同意了。我們同時也提出來過,是否可以進行兩岸貨物包機直航。我們認為,關於兩岸互動開放,應該要戒慎恐懼,主要是考量國家利益、安全。也許必須要走,可是不要走太快。我們不可以跌倒。這是為什麼我們先有小三通,直航也要先海後空,如果貨物不能先直航,人員如何直航? 現在是中共不願意與我們談兩岸貨物包機直航,不是我們不願意談。同樣,大陸觀光客來台的問題也一樣,現在卡在對岸不開放。裡面有許多地方需要有政府公權力出面協商,可是對方現在不願意。這個我們可能需要進一步攜手努力。 我非常同意趨吉避凶、邁向雙贏。可是,最大的前提,一切的前提要以台灣為前提,台灣利益優先。我們不可以讓主權受到剝奪,我們的民主受到破壞。去年,宋主席要去中國大陸去之前,我送他:主權、民主、和平、對等。馬主席剛剛提得許多,也都在這八個字裡面。未來如果朝野合作與協商,我們絕對是非常樂見與歡迎。我相信馬主席一定會同意的。 馬:謝謝陳總統的完整的答覆。我簡短的答覆如下: 九二共識重要的是內容,不是名稱。例如美麗島事件,是後來的人叫的。九二共識內容是存在的。我們先不要管名稱叫什麼,陳總統如果可以接受一個中國、九二共識的話,他們接不接受是他們的事情,不接受是他們的錯。現在大家把責任歸到蘇起先生身上,好像說是他捏造的,事實不是這樣的。當時我們對於狀況掌握非常清楚,如果沒有九二共識與基礎,九三年是不可能有新加坡會談的。至於九二香港會談之前,是李總統提出來的。這些總統府裡面都有檔案記錄可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有的,這是為什麼去年連胡會可以談得原因。 李侃如先生提的中程協議,此一時、彼一時。去年連胡會會面的第二點就是這個。這是新的情況,我希望陳總統可以納入考量。講到不可靠,台灣也有很多人講話不算數的,重點是我們怎麼訂協議訂得讓雙方都不得不遵守。兩岸的對立,儘管對岸不斷增加飛彈,難道我們能做的只有不斷買愛國者飛彈、並且不跟他們談嗎?我覺得這樣的政策是有問題的。 另外,四不一沒有,您提到前提。這點我知道,但是,關於終統,您提出的證據是反分裂國家法、以及中共的飛彈。可是,這些一個是去年才發生的、另一個是您接任總統的時候就有的。如果您說四不一沒有的前提不存在了,那麼,四不也都不存在了嗎?國務院上次因此直稱您的名字,我非常不爽,因為您是我們的總統。可是,您的終統,讓台美兩岸關係造成緊張,而美國人也跟我說,國統會沒有被廢止。您這樣大費周章,有必要嗎? 四不一沒有是不是競選政見,應該沒有關係,這是您莊嚴的宣示,您一定要堅持下去,我們在美國人面前挺您,您一定要堅持下去。 您提出四不一沒有之後,一個月內,聲望上升到八成!與您的得票率差很多!您現在可以順水推舟,既然美國沒有認為國統會被廢除,上任的時候,國統會也已經存在多年。我們當初的目的,就是希望透過這個架構與綱領,來維持台灣的現狀、與真正的中間路線。也許您認為是荒謬時代的產物,可是,這真的讓台灣維持現狀的務實做法。 對岸主張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土地,我們當然都不同意。我們覺得今天既然胡錦濤先生對連戰先生做了承諾,我們真的建議陳總統也許不妨再試一試。真正重要的是:一方面透過政治談判降低緊張,另一方面國防的強化,這個國民黨也會支持合理的軍購,可是現在受到選民很大的反彈。您對於兩岸包機、大陸觀光客來台,是非常正確的政策,如果卡在大陸那裡,我們國民黨來想辦法打通。 我們都支持台灣優先,對於所有我們建議的事項,都是這樣。陳總統說:共產黨可以相信嗎?我們國民黨與共產黨打交道這麼多年,我們可以了解與掌握。 講老實話,以台北來說,內湖的廠商,把研發、行銷擺在台北、製造擺到大陸,這樣讓大家都雙贏。如果兩岸緊張、交通不方便,就逼得他們通通搬到大陸了。我們大家都愛台灣。 我今天來這裡,藍軍裡面有許多人不同意,可是我一定要來說給您聽。我也希望,陳總統剩下兩年的任期,有所作為,讓台灣起死回生,讓外商繼續來。去年台灣有三十八家企業到香港上市,他們都不願意留在台灣了。我們一定要把經濟拼起來,人民其實不關心統獨,只要經濟好、治安好。看到阿媽燒炭帶著孫子自殺,陳總統,您看到這樣的新聞難道不會掉眼淚嗎? 國家是我們的,只有靠我們自己來救才有希望。 陳:非常感謝。國家是我們的,台灣是我們,我們現在所作的一切,不是在搞統獨,而是在確保台灣的民主。軍購、憲改都是為了台灣的民主。我們不希望,把我們推動的民主鞏固與深化,扭曲為統獨問題。 馬主席很清楚,「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領土的一部份,是對岸憲法裡面所明定的。所以,當中共的憲法明文寫的那麼清楚,我們絕對不可以裝的沒有看到。 關於九二共識,尤其我們從事法律事務出身,我絕對不那麼在意名詞,不會以辭害意。目前,我們只能夠夠過憲政的秩序,來進行修憲。管他最後的版本是制憲、或是修憲?文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容。馬主席提到「九二共識」,現在的問題,中國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可是對岸仍然堅持一個中國才是九二共識。我們所以不可以落入對岸的陷阱,不相信的話,請連榮譽主席,這次到上海的時候,請胡錦濤先生,說他們承認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阿扁就絕對尊重。請胡宣示:接受所謂的「一中各表」。否則,如果共產黨與國民黨根本沒有共識,卻要我們來接受,這對我們來說,對台灣來說,都不是公平的。 關於終統,我必須要說:我要廢統。國統會也好、國統綱領也好,都是中國國民黨以黨領政時代下的產物。從頭到尾都沒有經過立法院的決議。所以,由政府來執行中國國民黨的政黨決定,是否可行?不無疑義。我也曾經置疑,中國國民黨為什麼主張終極統一論,馬主席說:國統綱領是這樣寫的。我原來還沒有仔細拜讀,後來我讀了以後,我發現國民黨也沒有認真在執行。九九年之後,國統會也沒有再召開了。現在,終極統一訂在那裡,也沒有經過人民的同意,是政黨的主張,不是政府的政策,現在卻要我們來執行,這是說不過去的。 對於台灣的前途、兩岸關係未來如何演變,應該要還給兩千三百萬的人民。這才是真正的民主。所以,整個推動(廢統)的過程是推動台灣民主天經地義、合理的過程。我要廢除,可是美國建議凍結、中止這些字眼。我們都沒有接受,最後用「終止」這樣的字眼。馬主席問:到底現在還存不存在。這就好像,今天我們在這裡見面馬主席不是來跟我報告,是建議、是說明,我也沒有挑戰您說:您的建議與說明,事實上與報告有什麼不一樣。所以,我們不要看文字,要看內容,現在國統會的財源已經停了,人員也都歸建了。所以,我不希望有過度的解讀、或是無謂的臆測。整個問題現在已經都已經結束了,現在就這樣了。 軍購案,馬主席提到,歸咎於我提出終統說或是廢統說。可是,在我提出之前,國民黨一直反對,也是鐵的事實。今天為什麼要提出軍購?這不是我吃飽喊餓,卻是國民黨的李前總統時代提出的案子,十二年前,提到要買潛艦,後來又提到要買P-13C以及愛國者三型飛彈。愛國者三型飛彈,後來立刻獲得美國柯林頓總統的同意,潛艦與P-13C獲得布希批准同意。我非常感謝。 這些軍購的案子,都不是阿扁提出來的,是當時的專案小組決定的。我是在執行國民黨執政的時候做的決策。如果真的延宕,中國國民黨應該要趕緊讓它通過。大家應該來討論,不應該在程序委員會就杯葛。我們要與對岸談判,應該要有強而有力的武力做後盾。這個與公投有何關係?公投是2004年的事情,美國決定賣愛國者三型飛彈的事情是公投之前就已經決定了、確定了的軍購。當初軍購編在年度預算,是我與王金平院長共同討論之後的決議,現在還是不通過。合理的軍購到底是什麼?馬主席請講清楚,不要推到我提出來終統說。 另外,我要提出來的,布希總統寫給我的信,都直稱我陳總統。我相信,美國對我們的尊重與禮遇,絕對是不在話下的。但是作為總統,為了捍衛國家的尊嚴,特別是捍衛台灣的民主,我們會面對很大的壓力,特別是中共與美國的壓力。我們不能因為有人不高興、有人施壓,就停下腳步,不再捍衛國家尊嚴與捍衛台灣民主。我們能夠因為中國不喜歡看到台灣民主,並且用飛彈來伺候,我們就應該要退步與妥協嗎?2004年的時候,我的壓力很大,很多人不諒解,很多人罵我,我們民調掉了十趴,但是,我當時仍然要繼續推動公投,即便我競選連任失敗。過去所謂的洪水猛獸,現在我們都能接受了。這就是台灣的自救之道,這就是馬主席所稱「趨吉避凶」之道。我們把台灣、兩岸關係的未來交給人民。 我們都是民主的崇尚者、締造者,這是一條不歸路,我們不可能走回頭路。馬主席提到,國統會那麼重要,那麼為什麼,國民黨執政的時候,還有96年飛彈危機。如果阿扁的四不一沒有那麼重要,那朝野早就坐下來了,為什麼一直到現在呢?為什麼還有去年的反分裂國家法?所以我認為,很多事情,我們不能一廂情願。台灣如果沒有強力的國防,我們沒有辦法捍衛自己。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責任。我也曾經做過在野黨的國會議員,我當時雖然極力抨擊國軍各種弊案與黑箱作業,但是仍然非常支持國防預算。我盼望馬主席支持我們的軍購案。 今天的會談我覺得非常有意義。就像今天我們所在的晴廳,我們看到我們的祖先,三四百年前過黑水溝、冒生命的危險,來台灣尋找新天地,作為萬代子孫延續生命的地方。其實,我們朝野之間沒有什麼好爭議的,如何爭台灣的贏?並且贏的更多,才是最重要的。就像玉山的日出,台灣就像日出一樣,是旭日東升的新興民主國家。台灣要爭的是:亞洲第一、甚至是世界第一。就像我們能在奧運得金、或是李安導演在奧斯卡得獎一樣。 作為總統,我有很多經驗、其中甚至是慘痛的經驗。也許馬主席不一定聽的進去,但是,未來如果我們還有對話的機會,一定都會是很好的。任何有可能競逐2008年大位的人,包括馬主席您,如果在那時候之前,有人願意與我見面談一談,我都非常願意。因為國家是我們共同的。 馬:最後我還是要簡單的說明。首先。中共在憲法裡面把台灣放進,同樣,我們中華民國憲法也一樣把他們放進來。這是為什麼我們強調一中各自表述。 一中各表,我們樂於在連前主席去大陸的時候說明與協商。可是,前提是陳總統前您一定要先接受一中各表。 軍購終統是不是不要國防了呢民進黨政府上台以來國防預算一路下降並不是現在才開始如果總統這麼重視國防為何現民進黨政策是一切依靠美國軍購不通過不能只怪在野黨 我上任之後,就一直想解決此一問題也與宋主席討論一個能夠解決軍購問題的方案,既不是凱子軍購,又能夠保障國家安全。作為中華民國總統,您應該從憲法的角度去保障中華民國。 憲法不是不能修,但已經修了七次,是不是有急迫性,一般民眾也煩了,希望趕快來救救他,例如卡債族問題,不過今天因為時間很晚了,不便再擔誤總統辦公的時間,未來如果有機會,我們很願意再與總統會面。 陳:今天的會面非常寶貴、非常有意義。連榮譽主席又要訪問大陸了,希望他也能到對岸伸張我們的主權;最近談到終統的問題,彷彿終統變成另一個禁忌,當大陸法統不再時,真的還是「一中」嗎?當民意代表及總統都是由台灣人民選出,我們依此現狀修改憲法,這已不是一般人所說的「憲法一中」,或「一中憲法」。 國防軍購案一事,我還未上任總統,就要求國防部提出軍購預算,過程延宕我必須負責,也感謝在野黨看緊荷包,但軍購案連排入程序委員會供討論辯論都不可得,我不是要求照單全收,也歡迎討論、辯論,這三大軍購是國民黨執政時期積極向美方提出,不是阿扁提出,我也不贊成所謂凱子軍購,希望朝野共同努力。 我今天並不想作太多文字之爭,既然馬主席到總統府,不希望用「報告」這樣的字眼,我們也予尊重,就像我們不用「廢統」而用「終統」,就像今天與主席爭論是不是「報告」也沒有意義。儘管我們之間有競爭,還是要一起努力,就像蘇院長即將召開經濟發展會議,希望在野黨能夠多多支持。 馬:陳總統說要拼經濟,已經說了十二次,重點是要拿出行動方案,開會並沒有用… 陳:我們請大家指教,大家指教。 扁馬會 馬提「活路模式」授扁 中時電子報洪茗馨/綜合報導 全國矚目的「扁馬會」3日下午三點如期登場!陳水扁總統以主人身份在總統府「晴廳」接見貴賓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這是兩人自台北市長選戰七年後,再次正面交鋒。陳水扁一開始先以禮相待,強調,他與馬英九真正要追求的共同目標是「台灣如何贏,如何贏得更多」。對於中共製定「反分裂法」並一再重申「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他相信,馬英九跟他一樣絕對不可能接受,不可能認同。稍後,馬英九更直指陳水扁的「終統議題」,馬英九以其訪美經驗及心得向陳水扁提出多項建言,馬英九重申「五不、五要」,在兩岸之間尋求和平與繁榮,民主與均富,馬英九提出「趨吉避凶,邁向雙贏」的觀點,他說,台灣就像一條船,希望這條船不要撞上暗礁。 馬英九是在下午二點五十三分抵達總統府,由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接待,陳水扁非常熱烈的與馬英九及隨行的國民黨秘書長詹春柏、大陸事務部主任張榮恭一一握手,並向馬英九成功訪美行表達道賀之意。 陳水扁指出,總統跟首都市長、在野黨領袖也好,在總統府見面是大家都樂於見到的事,馬英九訪美之行非常成功,儘管有些人不一定同意馬英九在美國的言論及主張。對於馬英九有很多高見要提供給我,他欣然接受。 陳水扁表示,兩岸最大不同在於生活方式,他以台灣參加國際棒球賽事及跆拳道國手陳詩欣在奧運奪得金牌為例,他表示,很多人都感動落淚,包括他在內。他指出,沒有任何黨派族群、顏色之分,選舉的輸贏都是一時,都是短暫的,他與馬英九真正要追求的是台灣如何贏,如何贏的更多,這才是大家共同一致的目標。 陳水扁說,他對馬英九愛台灣這塊土地絕對無庸置疑,同時對於中共說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他相信,馬英九跟他一樣絕對不可能接受,不可能認同,而對於中共國家的反分裂法,他也認為馬英九應該會堅決反對。因此,儘管他們有很多競爭,但他們的共同的敵人應該是在彼岸。不管是經濟的、民生的,大家共同關切的議題,包括兩岸、軍事、外交等,大家都有共同利益的事,他相信他們絕對可以是最好的夥伴關係。 馬英九一開場即指出,他謝謝陳水扁在他提出「扁馬會」後很迅速給予答覆,他這次到美訪問有些心得想法,應該可以給陳水扁一些參考。馬英九說,他去美前後八天時間,在落杉磯時,就想著回來要向台灣人民報告這次訪美行,並向陳總統提出良心建議。 馬英九表示,他增加的五要,就是兩岸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恢復協商,希望兩岸簽定五十年和平協議,雙方經貿正常化,開放兩岸三通,訂定共同市場。他提出一套理論,「活路模式」,外界翻成「暫行架構」,他希望大幅擴張兩岸關係及交流, 承認兩岸學歷,在兩岸之間尋求和平與繁榮,民主與均富。 馬英九說,兩岸社會如果照他所提出的方案來溝通,對美國方面,美台關係將會更安全精進,不過,很多美國友人認為,我們國家目標認同有很大差距,因此他向陳水扁提出三項建議,第一項就是,捍衛中華民國,朝野責無旁貸使命所要誓言尊守的憲法就是中華民國憲法;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不會改變國號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