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袁伟时:学大师反思中国传统文化 《梁启超:一代国学大师的传统文化观》

  与狭隘民族主义者不同的是,他没有停留在对传统顶礼膜拜的水平上。他专辟一节阐述“先秦学派与希腊印度学派比较”,直指先秦中国学术有六大缺点:“一曰论理Logic思想之缺乏。”“二曰物理实学之缺乏也。”“三曰无抗论别择之风。” “四曰门户主奴之见太深也。” “五曰崇古保守之念太重也。”“六曰师法家数之界太严也。”   前两点阻碍科学在中国诞生和发展。后面四条带来的恶果是扼杀学术自由,进而阻挡民主与科学的进展。开其端的是孔子、孟子、墨子和荀子等人。“先秦诸子之论战,实不及希哲之剧烈,而嫉妒褊狭之情,有大为吾历史污点者。以孔子之大圣,甫得政而戮少正卯。问其罪名,则行伪而坚;言伪而辩;学非而博;顺非而泽也。……其毋乃滥用强权,而为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之蟊贼耶!” 此外,他认为中国的学术成为政治的附庸也是与泰西有别的缺点。孔学所以能独尊,正是由于它为专制统治者服务:“严等级,贵秩序,而措而施之者,归结于君权”;“盖儒学者,实与帝王相依附而不可离者也。”   客观,全面,敢于探索;这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好的开端。百年前,如此开篇,不愧为大师手笔。在此以后,凡是严肃的学者,大体都保持了这种良好的学风。   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新儒学代表人物张君劢谈到传统时感慨系之:“然秦后两千年来,其政体为君主专制,养成大多奴颜婢膝之国民。子弟受大家族之庇荫,依赖父母,久成习惯。学术上既受文字束缚之苦,又标‘受用’‘默识’之旨,故缺少论理学之训练,而理智极不发达。此乃吾族之受病处。”(张君劢:《明日之中国文化》第84页,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敢于正视还是着意抹煞这些客观存在?这绝不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1958年元旦,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劢、唐君毅四位20世纪新儒学的集大成者,发表著名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也毫不含糊地说:“我们承认中国文化历史中,缺乏西方之民主制度之建立,与西方之科学,及现代之各种实用技术,致使中国未能真正的现代化工业化。但是我们不能承认中国之文化思想,没有民主思想之种子,其政治发展之内在要求,不倾向于民主制度之建立。”   严肃的学术、文化研究必须建立在考查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公开扬言:“中国不能实行民主”,从大师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   2006年1月6日星期五。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第4期,编者改题目为:《梁启超:一代国学大师的传统文化观》并有删节。这是未经删节的全文。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