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姚立法等人再致中国最高层“四大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一、为打压竞选者而重划选区 1、园林办事处(地处城区)的城南居委会(实际是村)和东方居委会(实际是村)在2003年潜江市人大代表换届时,同属一个选区,城南居委会选民匡代喜在2003年竞选中,在另选他人栏得600多票。本次换届,匡准备到东方居委会去争取选票,东方居委会也有选民公开支持匡代喜。潜江市选举委员会却把城南居委会(全是农民)和东方居委会(全是农民)分开,把城南居委会和其他四个非农业户口的居委会划在一个选区。 2、园林办事处的四所初中、五所小学和教育分局,在2003年同属一个选区。姚立法并没有在该选区宣传和竞选,姚在该选区另选他人栏得票800多张。此次换届,四所初中、五所小学和教育分局的教职工及家属选民全部打散到六个选区。 二、全市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99%的都是非法产生的 《湖北省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实施细则》第8条明确规定,“选区内划分若干选民小组,由选民推选组长,副组长。” 中国县乡两级没有常设的选举机构。临时机构县级选举委员会、选举委员会办公室、乡镇街道厂矿选举工作指导组、选区选举工作组的组成人员,根据选举法的规定,都是委任的。唯独选举机构最底端的选民小组组长和副组长应依法由“选民推选“产生,而且选民小组组长和副组长在选举的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若依法由选民推选产生组长和副组长,则选举委员会领导违法的假民主的选举就很难。 潜江市的实际情况是63.3万多选民,完全不知道选民小组组长和副组长该怎样产生、丝毫没有参与推选选民小组组长和副组长活动的选民在62万人以上。选举活动的主体——选民,从选举活动的一开始就被关在了选举活动的大门外。 三、选民推荐代表候选人权利被剥夺 选举法明确规定:“选民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 选举法赋予选民具有联合提名权是我国人大选举制度的重要特点。 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是有权推荐代表候选人的主体之一。 然而,潜江市选举委员会及149个选区选举工作组,并没有履行其职责“组织选民学习有关选举的法律、法规”。 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由选民直选进行了近三十年,而潜江市63万多选民中有62万以上的选民不知道自己有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权利,实在是建设民主国家之大忌。 选举委员会、选区选举工作组和选民小组不召开会议告知选民有推荐权及如何推荐(联名者可跨选民小组不能跨选区、被推荐者可是本选区选民也可是外选区选民、选举委员会或者选区规定某选区联名者推荐的候选人必须是男是女、是党非党等是非法的、推荐表领取和交送的时间规定等),本身就是变相剥夺了选民的推荐权。比如: 1、李家海,龙湾镇李台村人,前潜江市人大代表,前李台村党支部书记,现任村委会副主任。李想尽了办法,在10月24日前就是要不到“十人以上联名推荐市六届人大代表候选人推荐表”,镇上不仅不给表,还说没名额了。 2、关玉叶,龙湾中学教师,在职的镇人大代表。关找了该找的所有人,就是得不到一张推荐表。 3、熊小波,竹根滩镇董滩村人。熊找了村、镇组织选举的相关人员,答复是一个村民小组一张表,在组长手里,不给其他人。 4、关治银,竹根滩镇九村人。关找村书记要推荐表,书记说,没得。 四、选民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权利被控制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在实施过程中,由有组织的某一特殊利益集团掌控操纵的话,这个制度的神圣性和权威性将不存在。 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权利,在潜江是要么被剥夺,要么被有关组织掌控。比如: 1、王植福,三才小学教师,1999年由非候选人竞选而当选为浩口镇人大代表,2002年竞选连任成功。 2003年,由于潜江市选举委员会非法确定正式候选人,王未能幸免。但王在选举日的投票中,在另选他人栏得票第二,依照选举法、选举委员会应组织另行选举,选举委员会在2003年11月28日,只决定潜江市未选足名额和一名也未选出的十个选区中的七个选区另行选举,王植福等独立候选人所在的三个选区至今未依法另行选举。 本月23日上午,三才小学召开选民小组会议,校长余美富等十多人联名推荐王植富为市人大代表初步侯选人,潜江市选举委员会却决定余美富等人的推荐无效。其理由是王已被选民推荐为镇代表初步候选人。 2、周兵,园林办事处一中政治教师。10月23日上午,和周同选区的选民刘应安把有二十多人联名的推荐周为市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的表送给选区选举工作人员,对方却不收表,理由是刘和周不同选民小组。 3、李爱玲,潜江市实验小学校长。10月20日下午4点,李爱玲以实验小学选民小组组长的身份,向实验小学全体教职工传达选区工作组的文件和会议精神,文件规定,市直综合口第三选区(即李爱玲、姚立法所在的选区)选出的代表必须是女性和非党的(结果24日第三选区公布的初步候选人20人全是女性)。会议主持人刘从梓(副校长)宣布,在场的选民十人以上先议定候选人后,并得到他的认可,才能领表。姚立法站起来发言,李爱玲是女的,在场的所有老师都同意推荐李,请给推荐表。结果是姚得不到表(会议的核心是不准推荐姚立法,也不能把推荐表落到姚立法的手中)。 4、群艾村。竹根滩镇群爱村的村民从10月20日开始就有多人多次找选区工作组负责人要市人大代表候选人推荐表,结果是没有人给,也没有人答复何时给。 10月23日下午6点钟,选区工作组多人到群艾村各村民小组开会(在全市极少见),要村民提名市代表候选人,村民议好候选人后并不给推荐表村民填写,而是给一张材料纸由村民签字,说是会把材料纸上的签名附到推荐表上去的。不少村民小组的村民要推姚立法为市人大代表候选人,选区工作组的人坚决不给材料纸,威胁说推荐外选区的人违法。 选民推荐代表候选人,本可在会上也可在会后,不管是会上还是会后,选区工作组都应保证需要推荐表的人有表,推荐谁的权利在选民,推荐非本选区的选民也是合法的,群爱村所在选区的工作组的做法十分明确——控制推荐。 5、潜江市的职业打假维权人士何伟、残疾农民张家立、居民卢进武、王书林、王代虎、舒儒荣、匡代喜、周从华、严清金、彭孝新等人以及姚立法在多个选区都得到法定选民联名人数推荐,并在法定交表期限内把表交到选民小组或选区,结果全部被选举委员会取消成为初步候选人的权利。 五、选民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权利被侵犯 在直接选举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的活动中,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和选民被推荐为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的权利是法定的。选民法定的权利被潜江市选举委员会公然侵犯,被侵犯者没有可能依法讨回权利,违法者不可能受法办,实在是让每一位关注共产党执政的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1、王金安,高石碑镇私营业主。王在10月20日就得到王新贵等14位选民联名推荐为市、镇两级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并把推荐表送选区。 选区得到推荐表后,由镇政府财办主任(兼司法主任)孙延富出面,请出吕丰良(两劳人员)做推荐人的“工作”——撤回推荐。此招很灵,推荐人都不敢得罪吕丰良,不得不写撤回推荐申请。 10月24日,王金安专程到180公里外的省城武昌,准备找省人大常委会“缠访”。 当天,王前往武昌上路后不久,就接到国保工作人员王显红的电话,王金安在武昌住店后一个多小时,高石碑镇政府官员毛英明等人就和王金安见面,死缠硬磨,答复王什么事回去都好说。当即把王从武昌“接回”。 2、漆良选,潜江中学高级教师。漆在10月23号就得到丁振松等22位选民的联系推荐。从23日下午开始,丁振松等选民被教育局、潜江中学、教学仪器厂等单位有官帽的人“谈话”,选民们“自觉”地撤回了提名。 3、姚立法,一位执着学习、研究、宣传、实践和挑衅选举法的公民。 23号,潜江中学曾野琴等26位选民联名推荐姚立法为市人大代表初步候人的表送到选区后,潜江中学校长邓家福就被通知到市教育局、市选举委员会去了。 23号下午、24号和25号三天(24号为公布初步候选人结止时间),潜江市教育局局长杨家森、纪委书记伍孝江、保卫科长张国珊、招办副主任陈志平、潜江中学校长邓家福、潜江电视大学保卫科长王献国、教学仪器厂副厂长孙德新等十多人轮番找推荐人要其撤回推荐。 六、自竞候选人(也称独立候选人)及其助选义工遭到威胁和打击 1、庞立端,湖南常德人。10月8日,庞特地从湖南老家到湖北潜江,目的一个——做姚立法的助选义工。 10月11日至27日,庞到姚所在选区抄录公布的选民名单以及给姚立法分送竞选宣传品等,被潜江警方带走四次,其中一次长达7小时,警方于27号警告庞,再为姚立法发宣传品,将会被拘留。 2、胡光明,潜江人,失业者。胡是姚立法的支持者,本准备做姚的助选义工,但在10月19日前,胡发现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天天跟踪他,同时其父(和姚立法在一个选区)单位的领导多人多次请胡到实验高级中学担任一个40吨储水池工地看护工作,待遇是“提供生活和月工资2000元”(此待遇在潜江是比天价都高得离谱的),但必须每天早上7:30至夜晚21:30不离开封闭式的大门锁着的校园。 3、王定华,潜江人,律师。王早就准备今年参与潜江市人大代表的竞选,在推荐初步代表候选人前夕,王所在律师事务所主任及司法局局长指责王与姚有联系,要王不要竞选人大代表。 4、尤碧清,潜江人,农民。2005年11月20日竹根滩镇群艾村村委会换届选举日,由于尤碧清为首的近500位农民反对非法的选举,致使选举中断。近一年来,地方政府对群艾村村委员选举一事不闻不问。农民为有自己的村委会不断到省、市上访,上访者中就有尤的妻子。 2003年11月28日,尤所在的选区进行市人大代表选举,选民们反对非法确定的正式候选人,把选票都投给了非正式候选人王述光,选举委员会不认可选举结果,至今也不组织另行选举。 本次市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尤准备竞选,同时也得到不少选民的支持。 10月23日中午近1点钟,潜江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王茂松带着一帮人,在“园林红军路建设街路口”将尤碧清“现场抓获”。 当天尤被警方决定“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壹仟伍佰元”。处罚理由是尤碧清“无证驾驶”摩托车。[见潜公行决字(2006)第01197号] 5、王述光、王涛父子。王述光2002年竞选上群艾村村委会主任;2003年竞选潜江市人大代表时,虽未被选举委员会确定为正式候选人,但王在选举日从另选他人栏得票第一,选举委员会不认可选举结果,也不另行选举,一个选区数千选民的选举权被选举委员会剥夺;2005年11月王竞选连任村主任,竹根滩政府和群艾村党支部组织非法的选举,被村民阻止,群艾村村民近一年来没有了自己的村委会。 10月19日以来,王氏父子多次遭到威胁,特别是23日选民坚决推荐王述光为市、镇两级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后,王的处境十分危险,深更半夜王家多次有不明身份的人敲门。27号上午群艾村村书记的胞弟尤子波(两劳人员)当着多人打王涛,还扬言要打死王涛,尤公开讲打王涛的理由是因王述光动员群众参与选举。 27号深夜,警察田敬军等多人开着警车到群艾村五、六等小组拍门打户,要老百姓交前不久在村里打锣游乡抗议政府的人。 6、漆良选,潜江中学教师。漆得到姚建成等22位选名联名推荐为市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后,10月23日下午,潜江市教育局局长杨家森、潜江中学校长邓家福及由有关方面通知的漆在潜政界、工商界有一定地位和影响的族人轮番做漆的“工作”,逼漆良选写退出竞选申明。 7、姚立法,从1987年起就开始连续竞选了六届潜江市人大代表的独立候选人。 今年9月,姚是武汉市独立候选人的支持者和法律顾问。 一个多月来,姚每天都有潜江市国保大队的便衣乘三辆小车(车牌是鄂N13403、鄂N12424、鄂N31041)和两辆摩托车24小时跟踪,同时姚上班时间内有潜江市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王茂松、教育局副局长庞大权、实验小学副校长汪潜等近10人专职看守。教育局每天派一辆小车给看守班子专用。教育局所属的20个二级单位也轮流派人到实验小学参与看守。 便衣曾抢姚的相机,多位便衣曾与姚面对面讲狠。 10月23日,潜江市黑社会成员李某打电话“警告”姚立法,不要到姚所在选区——竹根滩高级中学去宣传和竞选。 10月25日,潜江市人事局、教育局、实验小学三家的多位局长、科长、校长等七人,警告姚立法,小心被开除工作。 结 语 从潜江市的选举工作开始以来,知道潜江选举内幕的人都在为我们47位独立候选人担心。我们47位独立候选人的处境十分险恶。 姚立法、漆良选、王金安、尤碧清、王述光等人所处选区加强门卫、增设流动哨、动用黑势力、出动警察、召开各种误导选民的会议等,目的十分明确——确保有关组织认可的候选人当选。 我们要问尊敬的四位国家领导人,凭什么我们不能有和有关组织认可的候选人平等接受选民选举的权利? 中共十六大报告强调,“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要是能做到就好了。 我们认为,一个国家的人民(包括7000万中共党员)没有基本的民主权利,这个国家是没有生命力的。 我们再次疾呼——救救中国选民的选举权! 姚立法 冯 玲 庞立端 王金安 匡代喜 李大红 王述光 王植福 周从华 张家立 关玉叶 彭孝新 陈德元 熊小波 卢进武 王书林 2006年10月28日 姚立法的邮箱:yaolifa@yirr.ngo.cn 博客: yaolifa.tianya.cn 手机:13986935587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